欢迎访问龙志网
 
 

李培林在辽宁省地方志工作调研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6-09-28 09:46:00 阅读次数:

在辽宁省地方志工作调研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6年8月14日,根据录音整理)

 培林

 
同志们:
  首先,我代表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和王伟光组长对辽宁省全体地方志工作者表示亲切问候,对辽宁省地方志工作所取得的成绩给予充分肯定,对辽宁省委、省政府对全省地方志工作的关心和支持表示感谢。特别是在辽宁省当前经济运行困难、财政紧张的大形势下,在省直部门专项经费总量压缩70%的情况下,辽宁省志编修专项经费不减反增,殊为不易。第五届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于2013年12月组建后,按照王伟光组长的要求,为履行国务院交给的职责,我们要在任期内走遍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检查指导地方志工作,推动地方志工作迈上一个新的台阶。辽宁是我们调研的第30个省份。之所以没有早点来,主要是考虑辽宁现在经济上确实出现一些困难,我们也担心这时候来会给地方增加一些负担。这次借到长春参加会议之机,顺道过来进行调研,也是想尽早与辽宁省各级地方志工作机构的同志们见面,看望和慰问大家,同时也深入了解基层的工作情况。为召开这次座谈会,占用了大家的周末休息时间,在此也表示特别感谢。
  我对辽宁省的情况有些了解,对这里也很有感情。在1996年、1997年前后,辽宁省在推进国有企业大规模减人增效改革的时候,我在这里搞了很长时间的调查研究,见证了那个时候的悲壮。后来,李铁映同志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时,辽宁省领导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请求支持,希望帮助调查资源枯竭型城市如何进行转型。我当时带了调查组,到抚顺、本溪、朝阳、阜新等城市做大规模的调研,去研究这些城市到底怎么转型。国际上有很多传统工业城市,像英国的曼彻斯特、德国的汉堡、美国的底特律,实现转型都超过了30年,有的甚至历时半个世纪,都经历了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辽宁省要转到技术创新和以新兴产业为主的经济结构,在人才结构、资源配置、机构调整等各方面都要经过一个特别艰难的过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所以,对辽宁现在面对的这些困难,我也有深切的理解和感受。但辽宁有很好的工业基础和人才储备,要对产业结构的浴火重生充满信心并坚定不移地实施转型。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高度重视地方志工作,多次进行强调。我自己这样理解,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我们把更多的目光转向文化建设,就是说我国在国际上要称得起是一个大国,仅仅是经济上强大远远不够,文化上也必须强大起来,掌握话语权。所以,习近平总书记就传承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多次强调要坚持文化自信,加强历史文化建设,提出要“高度重视修史修志”;李克强总理三次作出重要批示,提出“修志问道,以启未来”“直笔著信史,彰善引风气”等;刘延东副总理作出两次重要批示,还两次参加地方志活动并发表重要讲话,要求切实采取有效措施,推动地方志事业发展。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中央领导同志如此密集地强调这个问题,是极为罕见的。而且,党中央、国务院还给予地方志工作一些特殊的支持,比如说去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纲要》),国务院是在严格控制发文的情况下对地方志工作给予了特殊的支持,非常不容易;今年3月,国家“十三五”规划还首次写入“加强修史修志”,实现了“一纳入、八到位”的“一纳入”在国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层面的重大突破,对推进地方志事业科学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我希望,辽宁省要紧紧抓住当前难得的历史机遇,扎实推进各项工作。借此机会,我谈三点意见:
  一、全面完成《规划纲要》提出的“两全”目标,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献礼
  《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要“完成第二轮地方志书规划任务,省、市、县三级地方志书全部出版”“做到地方综合年鉴由地方志工作机构组织编纂,一年一鉴,公开出版,实现省、市、县三级综合年鉴全覆盖”,这就是“两全”目标。关于第一个“全”,工作重点是县一级,难点也是县一级。全国有2000多个县(市、区),在中华民族历史上每个县(市、区)同时都有志还从来没有过,要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如西藏,至今大概三分之一的县还没有地方志工作机构,而且留下来的藏文资料也很少,这些地方怎样来修志?再如新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志编委会三分之一的人员都被抽调进村去维护稳定和安全,这种情况下地方志工作如何保证?但是,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要强调“两全”目标是刚性指标,必须落实。为此,我们也着手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如对西藏、新疆地方志工作进行对口支援等。另外,如三沙市,刚成立不久,没有多少历史记载,但《三沙市志》必须编出来,不然全国省、市、县三级志书中唯独缺少《三沙市志》,就可能被理解成一个政治问题,影响到维护国家主权。现在,我们不但要把《三沙市志》编写出来,还要配合国家南海战略,在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的统筹下,集中力量编写《南海志》。刚才,听了樊文忠主任的汇报,感觉辽宁省在市、县两级志书方面问题不是太大,省志方面可能存在一些困难。关于省级志书的规划数,各省份的情况不太一致,少的有50—60部,多的如上海有200多部。但各地都遇到过对规划进行调整的情况,即随着机构改革调整和行业发展变化,原先列入规划的一些志书很难找到承编单位,完成任务很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对规划进行调整。第二轮辽宁省志规划84部,下一步要认真研究这个规划数是否需要调整,如需调整就及时进行,使规划更加符合实际,并尽快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和省政府备案。备案通过后,就按照新的规划扎实推进。
  关于第二个“全”,同样是一个难点。过去,很多县(市、区)没有“鉴”,现在要实现一年一鉴、公开出版,的确非常困难。从比较实际的角度说,到2020年每个县(市、区)至少要有一本“鉴”,能做到这一点,就算统一达标、实现第二个“全”的刚性目标了。但这项工作还需要进一步来落实。现在,辽宁省有些县(市、区)财政压力比较大,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保证这项工作,要认真加以研究,也需要向主管领导汇报一下。我认为,最主要的困难可能还是在基层。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克服困难,到2020年实现“两全”目标。届时,我们要郑重对外宣布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做到了全国县级以上每个行政区域都有志有鉴,这是全国地方志系统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献上的一份大礼。
  二、围绕地方经济社会工作中心,加强地情报告工作
  大家从事地方志工作,非常辛苦。我们秉笔直书,字斟句酌,付出艰辛的劳动,才能把志鉴成果编纂出来。但是,辛辛苦苦编纂完成,使用得却太少,可能就是举行个仪式,领导出来照张相,很少有哪个领导能把一本志书从头到尾翻看一遍,老百姓能去看的恐怕就更少了。志鉴编纂完成之后,好像就成为一个非常珍贵的东西放在一边保存起来,到必要的时候再去查阅。也就是说,我们在用志方面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路子。我们总是说坐“冷板凳”,感觉地方志工作是个边缘性工作,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和中心工作好像距离比较远。但是,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前面已经提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各地对文化建设也越来越重视,对地方志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刚才,大家在汇报中围绕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介绍了一些很好的经验,比如编纂简志。现在一些地方党政领导更换较为频繁,新领导到任都想先通过志书来了解地方情况,这时候拿一大厚本志书过去,他们会望而生畏,不得其门而入。对此,中指办也可以进行研究,考虑如何规范编纂《简志》,比如在内容、格式、字数等方面提出一些规范性要求。
  我们还可以编写地情报告,有的地方称其为简本大事记。这个地情报告,是对上一年度本地地情作非常准确的记述,大概万字左右,可以在每年本地“两会”之前拿出来,提供给“两会”代表,使他们对本地上一年度总体概况有个了解。事实上,因为地方志工作者重在客观记述,存真求实,很多部门很多人还是很相信我们编写的报告的。关键是我们有没有这个条件,有没有这个能力,编写出一个涵盖本地各方面地情的综合性报告。中指办可以作进一步研究,看如何能让各级政府的相关人员读后对这个报告感兴趣。大连市刚才提到的《数字看大连》(年刊)让我很受启发。目前,很多地方志工作机构都在做类似的工作,都得到了各级政府的高度关注。统计部门虽会推出《统计摘要》,但《统计摘要》往往就是一些表格、数字,一般人看不太懂。地方志工作者可在《统计摘要》基础上撰写一些叙述、解说、解读,并创新发布手段,如使用微信公众号发布。这样,有关领导在介绍工作时,在手机上一点击,相关地情信息内容就可以全部呈现出来!今后,我们要围绕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中心工作提供服务进行深入探讨,强化这种服务意识。我们要把为地方经济社会工作中心服务当作今后工作的重点。只强调地方志工作就是记录历史,是远远不够的。
  三、推动“互联网+地方志”建设,服务群众、服务生活
  这里谈到的,还是属于用志范畴,但我们提到用志,不能只是服务政府、服务领导,还要服务群众、服务生活。我们编修出这么多优秀的志鉴成果,要认真考虑怎么样把它们充分运用起来,让它们发挥更大的作用。“互联网+地方志”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让老百姓经常翻看厚重的志书是不现实的,他们也没有时间去看。现在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都是用手机进行阅读和获取信息,也同样不太可能到图书馆去翻看厚重的志书。但是,志书里蕴藏的知识又非常宝贵,如何把这些宝贵的知识挖掘出来并提供给群众,需要我们认真加以研究。为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去年底中指办建成开通了中国地情网、中国方志网。目前,中国地情网只完成了第一期建设,实现了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地情网的链接,在信息检索等方面还不够深入。今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又投入经费用以支持中国地情网二期建设。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要建立一个覆盖全国所有地情信息并提供便捷检索服务的中国地情网,让它成为社会各界了解有关地情信息的最佳平台。无论需要什么地情信息,如地理、天气、人口、旅游、交通、PM2.5等,通过检索都能得到满足。地方志为一地之百科全书,横陈百科,包罗万象,依托我们掌握的地情资料优势,地方志工作机构完全具备提供这种服务的条件。简单地说,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让群众获取相关地情信息变得非常容易。而且,这在技术上也不存在很大的困难。我们要适应时代的发展和群众生活习惯的变化,紧紧抓住“互联网+”迅猛发展的趋势,利用互联网技术把地方志中蕴藏的宝贵知识开发出来,努力使地方志知识走进千家万户,让每一个老百姓都能得到便捷服务,实现文化知识共享。这也是地方志工作向群众、向基层的延伸,通过为群众提供公共产品,在推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知识共享方面作出我们的贡献。
  下一步,有一项工作希望得到辽宁省的支持。党中央很重视抗日战争史研究,但是截至目前在资料建设上还很不完备。为了加强抗日战争史研究,有关部门制定了抗日战争史研究中长期规划,其中就包括基于国家层面的资料数据库计划。根据党中央的要求,中指办正在筹划建立抗日战争史料库,辽宁省在这方面具有较大优势,希望给予积极的支持。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