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龙志网
 
 

延爽街:哈尔滨开埠第一街

2013-12-06 09:21:06 阅读次数:

\
资料片:旧时卖鲜货的小摊
\


  一条老街,便是一段历史,它镌刻着城市的童年,保存着城市的温情过往。但是,伴随着城市日新月异的改造、变迁,这老街巷也逐渐消失或者淡出人们的视野。今天的我们,包围在繁华街道与高楼大厦之间,却不知自己身处之地究竟有怎样的历史沧桑。那么,就让我们亲手叩开这一道道历史之门,揭开那些老街老巷曾经的故事。这一期我们探寻的是哈尔滨早期商业老街延爽街。

  形成于1870年的延爽街是当初道外区(傅家甸)较繁华的商业街,也是哈市开埠第一条街。

  一般人通常只知中央大街,而不知延爽街。事实上,“延爽街”经商的历史比中央大街还要早,是哈尔滨第一条商业街。

  这里以卖山海杂货为主,蘑菇木耳核桃榛子,山鸡山兔鹿肉熊掌水獭貂皮,都是纯天然的,按等论价,公平交易。

  延爽街全长242米,形成于1870年。最初叫清河街,头一拨居民傍街支起几间棚厦栖身,立稳脚跟后,返回老家河北清河县梨园村,把村里的特产白梨贩运到清河街。几间棚厦门前都摆起梨摊,这条街便成了梨市——

  【老街由梨市得名】

  到了二十世纪初,已经发迹的延爽街,壮大成批零干鲜果品为主的市场。但白梨仍旧热销,梨市称呼依然沿用。“大白梨”作为艺名、绰号不翼而飞。

  新鲜水果需要窖藏,所以号称“四发同泰”的裕发太、庆发隆、万发兴、广发合、同春祥、万泰梨店为首的二十几家果店当时均称“梨窖”。“梨窖”当然挖有保鲜用的地窖,而且不止窖梨、卖梨。

  当时商业的发达程度可以从《远东报》1916年2月1日的一篇报道《桃花巷及延爽街出入货物记事》管中窥豹:

  “一月三十日,三盛永:桔子280廉、白梨30筐、花生20袋、瓜子2袋、核桃3袋。永升利:花生30袋、白梨50筐、桔子250廉、海带200捆、红糖50包、高香3车。成记号:桔子300廉、白梨45筐、花生30袋。恒昌隆:白梨30筐、桔子75廉、海带3车、高香2车。双发福:桔子50廉、白梨25筐。广发合:桔子30廉、白梨15筐。庆发隆:白梨24筐、花生20袋。源通巨:花生40袋、白梨3车、桔子250廉、海带4车、白米3车、高香3车、棉花2车、杂货5车……”这只是《远东报》常态化报道的一日记事。

  集中多篇同类报道分析后,得出结论:桃花巷曾是延爽街梨市的延伸;当年梨市的鲜果品种只有白梨和桔子;干果只有花生、瓜子、核桃。尽管如此“每逢节日延爽街、桃花巷、裤裆街涌买水果之行人为之不通。”

  人们从梨市买回鸭梨、桔子,街坊相遇打招呼,“呦,买嚼咕啦,好哇,聚利到家喽。恭喜恭喜!”

  聚,桔之谐音;利,梨之谐音。买回桔子、白梨就称“聚利到家”。图得就是个情趣,就是酸酸甜甜的感觉,就是好口彩。

  哈尔滨当时只有这么一个梨市,老北京的单项果市很多,除梨市还有瓜市、西瓜市、枣市、桃市等等。桃市的水果除了桃子就只有石榴,这样看来问题就简单了,桔子、白梨一起卖,一块买,是“聚利到家”;桃子、石榴搭伴就表示“多寿多子”喽。都是传统民俗文化在商业活动中的体现罢啦。

  【延爽瓜盅有故事】

  实际上,当时道里、南岗的八杂市都有“果局子”、果子摊床,有些杂货店也兼营水果买卖,品种也较全,即便在寒冬腊月也可以买到来自台湾、海南岛的香蕉、菠萝之类的热带果品。

  “果局子”果品陈设整齐醒目错落有致,不似小型水果摊床东堆西放净是笸箩、果筐,一迈步直拌脚。“照顾主儿”当然是达官显贵、大饭店和大茶园。平头百姓待贵客、哄孩子、打牙祭得去果床子、瓜摊或者听市声等果担子。买点“伏地货”红旗屯火里冰、靠山屯香瓜、石人沟李子、亚沟红杏或者时令野果,托菠、草莓、樱桃、山丁子、山里红、山葡萄。

  到了“天水碧,染就一江秋色”的时候,西瓜大量上市,瓜摊随处可见。

  这季节,来到延爽街,“走路迈步莫太急,小心脚下西瓜皮”。捧个西瓜一拳砸开,捂在嘴上猛吃海啃的主,并不罕见。梨市,当然不会漏过赚钱的机会。

  梨市卖瓜不切,但不甜不要钱。饭店、餐馆、书场、剧院、茶园、娼窑成车批。梨市的买主都是挑瓜达人,眼一瞅,手一拍,好坏分出来。

  那时候,有一个人有点意思,他就是广发合掌柜的人称“瓜王”,听他说西瓜的人比听书的人还多。

  会切吗?瓜王指着案板上的瓜问。没人敢吭声。歘、歘刀光闪过,西瓜被斩首削了屁股。瓜王随手拿起一个铜桶,歘插进瓜心,取出瓜瓤,歘、歘、歘、歘切成片,拿牙签挑尽瓜子,码放到盘中。哇——好大的梅花!

  “这是御膳房切法,‘莲花’、‘兰花’、‘驼峰’切法,且听下回分解”。话音落地,听客变成顾客,立马开抢。一车西瓜转眼间没了。

  “新世界”饭店有一道名菜“双凤归巢”,据说也是瓜王口传。双凤归巢其实就是西瓜盅,老哈尔滨人也有称其为“延爽瓜盅”。先用花刀去瓜蒂,留作盅盖。挖出瓜瓤,装入调好味道的雏鸡一对,配以干贝、香菇、鲜蘑、荸荠、嫩笋,加少许高汤,盖瓜盖以竹签固定。上锅文火蒸炖,其味清醇香美。

  梨市专事出售水果、干果的商家不多,大部分兼营五谷杂粮、杂货。豆饼、口蘑、红糖、白糖、黄烟、花椒、木耳、粉条、海带、虾米、海蜇、苇席、棉花、麻绳、木柈、煤油、铁锅,杂七杂八。

  【城市改造老街消失】

  二十年代中期,延爽街梨市经营货物,扩展到山海杂货、糕点糖果等上百个品种。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店铺三十余家,摊床五百多。成为所谓“门市、摊床并列,批发、零售兼营”的农贸市场。

  每逢旭日东升,延爽街霞光披彩之时,恰是全市最大的糕点糖果早市开张之际。生产厂家、杂货店、小铺、商亭、货摊、行商小贩以及四县八乡的商贩络绎不绝集聚于此。交易火爆热闹非凡。香甜清爽的味道沁人肺腑,浓厚醇烈的生活气息令人陶醉。真是一条无与伦比的街市。

  那时,哈埠各区糕点、糖果(包括面包)厂家的生产,都是昼夜两班倒。早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华灯初放之前送到酒吧、舞厅、茶食店、牛奶馆、咖啡厅、大饭店、夜总会;夜班,以日落为令开工生产,又以东方露出的第一抹鱼肚白为号收工赶市,赶延爽街早市。

  “送货马车来啦”一路洒落清脆的马铃声。大胡子车夫目不斜视,巍然端坐于驿手席上,大洋马迈着盛装舞步傲然前行。车厢门一开,哇,香气扑面而来!形色各异的糕点、糖果燃亮人们的目光,口水禁不住留下嘴角。

  延爽街早市的辉煌持续了整整10年。伪满时期开始走向衰败。

  1995年2月,道外区实施大面积旧城区改造工程,采取减街并巷的方法,取消了33条街巷,打通9条卡脖路段,重新调整路网格局,拆除了延爽街农贸市场,打通了承德街通往南头道街、太古街通道,至此,“哈尔滨开埠第一街”在哈市版图上消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