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龙志网
 
 

大美龙江的历史文化内涵

2013-02-27 09:34:41 阅读次数:

大美龙江的历史文化内涵

 

牡丹江市档案局(志办)局长(主任)冯勋明

 
    黑龙江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建设大美龙江的目标,大美龙江内涵除了黑龙江自然生态环境之美,我认为其内在的社会历史文化之美更能显示出大美的风景。黑龙江历史文化的积淀所显现和展示出的人文精神是黑龙江大美的真正内涵。长久积淀的历史文化使黑龙江大地的形象显得更加厚重和丰满,源远而流长。因此,要想展示黑龙江的美好画卷、把大美龙江展示世人,就必须把黑龙江历史文化精华挖掘、展示出来。
一、黑龙江历史文化的起源与内涵
    黑龙江历史文化起源于黑龙江本土,也就是古人和今人所说的白山黑水之间,这一地域的历史文化是黑龙江历史文化的根基和底色。据考古发掘和专家论证,黑龙江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地域是哈尔滨市学田村、阎家岗文化遗址。之后在黑龙江大地上先后出现了与中原文明相互对应的历史文化发展阶段,古代的黑龙江先民在这块被认为是蛮荒之地上,创造出了让世人瞩目的灿烂历史文化,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历史遗迹,出土了大量的文物,这些实物和中原古籍的记载相印证,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黑龙江历史发展画卷。古代先民在这里繁衍生息,他们在这样高纬度的高寒地区创造了生存和发展的奇迹,留下了千古传颂的人文文化。
    在这广袤的白山黑水之间,黑龙江古代先民先后在黑龙江流域、乌苏里江流域、牡丹江流域、绥芬河流域、松花江流域、嫩江流域、大兴安岭地区、三江平原地区创造了肃慎文化、挹娄文化,勿吉文化、靺鞨渤海文化、辽金文化、女真文化及满清文化,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存。在这些文化遗存中,出土了大量的化石、陶器、骨器、骨雕、石器、铁器、玉器等器物。从这些器物的分析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黑龙江古代先民在这块土地上经历的历史发展过程和社会变革。不仅如此,这些先民所创造的文化,从远古的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早期铁器时代到近代以来的文化都能在黑龙江这块辽阔土地上找到了她的历史痕迹。在这个历史文化发展过程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黑龙江古代先民先后建立的三个主要政权和所创造的灿烂文化:
    公元698年由靺鞨民族建立的渤海国政权,这是黑龙江地区第一个封建地方民族政权。这个政权存世229年,其都城上京龙泉府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宁安市渤海镇存在160年,创造了举世闻名的“海东盛国”壮举。她是黑龙江的历史文化和人文精神的珍贵的遗产,可以书写厚厚的一卷。
    继渤海国灭亡后,公元1115年,女真完颜部在哈尔滨阿城建立金政权,定都上京会宁府。这是继渤海国之后在黑龙江大地上出现的第二个封建政权,他同中原宋王朝划地而治,曾占领了大宋的半壁江山。使黑龙江的历史文化与中原文化进一步相互交融,相互促进,推动了黑龙江历史文化不断向前发展。
    公元1616年,发源于黑龙江东部的建州女真部在其首领努尔哈赤的率领下建立后金政权,1636年改国号为清,建立起庞大的满清帝国。1644年清朝入关后,把统治重心放在了中原,出于对 “龙兴之地” 黑龙江地区的保护,实行“封禁”政策,使黑龙江地区一度成为“蛮荒”之地。清初,伴随这当时十三省流人不断被放逐到宁古塔、卜奎,一度荒凉的黑龙江出现了文化振兴的景象。
    从清中后期开始到民国、伪满、抗战、解放战争及新中国建立,在历史的发展长河中,黑龙江的历史文化不断地发生变化。不仅由原来单一的土著历史文化,通过多民族的的文化碰撞、交流与融合,形成了一个内容丰富的、复杂的、多元的民族文化,而且逐渐凝练出许多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文化精神。如“闯关东”精神、“抗联”精神、“大庆”精神、“北大荒”精神、“大兴安岭”精神等。这一切构成了黑龙江人文价值的核心内容。黑龙江历史文化中的这些“人文精神”不断地激励着黑龙江人解放思想、开拓创新,创造了辉煌的经济社会发展业绩,使龙江之美誉满全球。
二、黑龙江历史文化内涵的特点
    黑龙江历史文化价值的核心是其突出的地域性所反映出来的特定性。特别是特殊的地理文化对黑龙江的历史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和制约。黑龙江位于中国东北部,面积45.4万平方千米,居全国第六位,几条山脉(大兴安岭、小兴安岭、老爷岭、张广才岭、完达山、大青山)横贯其中,为黑龙江历史文化遮风挡雨,几大水系(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嫩江、绥芬河、牡丹江),大小1800多河流给黑龙江历史文化提供了生命之源。黑龙江四季分明,属东亚季风气候,全省平均气温在-5—5之间,天霜期100—150天,冬季漫长,天寒地冻,人类生存发展十分困难,冬眠期长,苏醒缓慢。这些客观条件对黑龙江历史文化的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和制约,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黑龙江地方历史文化。其主要特点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黑龙江历史文化厚重性。应该说,黑龙江历史经过漫长的发展,人类在这块广袤的土地上创造了丰富多彩的地方特色文化,其历史文化层面堆积呈现出明显的多层性和厚重性。这和我们在史书上的记载,平常所看到的地表荒野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当我们把覆盖在这片神奇土地上表层轻轻剥开,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那厚重的文化历史。他们从远古走来,经历了风霜雪雨,古代黑龙江人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回忆和足迹。他们有的在城市中,有的在江河的台地上,有的崇山峻岭中,有的在平坦的草原上,有的在乡村的田埂边。太多太多的历史文化积淀,让黑龙江大地有了厚重、古典的美,也为大美龙江赋予了浓浓的历史文化内涵。昂昂溪游牧之歌,新开流原始渔乐之美、莺歌岭肃慎起源、大庆白金宝文化、三江平原的挹类王国、东宁团结文化、牡丹江畔海东盛国、金源文化的传播,龙兴之地一统天下。历史的尘埃堆积了厚厚的龙江文化,它等待着后人们去敲打那灿烂、优美的历史之音。
    二是黑龙江历史文化的跳越性(阶段性)。地广人稀,天寒地冻让黑龙江历史文化呈现出了阶段性跳越发展。在这种自然环境下,人类生存、竞争是相当残酷和恶劣的。人类为了生存,他们逐水草而居,追猎而徙。游牧而走,迁徒是黑龙江历史文化特有文化内涵。人们为了争夺适合人类生存的自然条件和人文环境,不惜动用武力去屠杀异族部落,驱逐外族的入侵,在这惨烈的背后,也让黑龙江历史有了雄健、刚毅之美。公元前11世纪肃慎王国开启了白山黑水之美,历经了挹类、忽吉平稳发展,到公元7世纪渤海国经过武力征服,统一了各部,12世纪建立的金国,17世纪清王朝,20世纪新中国,朝代政权的更替,文化的平淡和复兴带有明显阶段跳越性。竞争、战争让人们在这块黑土地上展现出了一副副壮烈、凄惨之美,也使黑龙江历史文化体现出粗广、豪气,并贯穿其历史文化之中。
    三是黑龙江历史文化的外展性(开放性)。由于黑龙江历史文化的自然地域属性使黑龙江历史文化一直处于中华民族文化的边缘地带。是历史文化脉胳的末梢。同时,黑龙江历史文化又处在东北亚太平洋西岸区域的重要节点上,其与外族的历史文化有着天然的碰撞痕迹和交流融合过程。因此,黑龙江历史文化除了与中华历史文化的血脉相连,从肃慎文化时期的“楉矢石驽”,唐王朝封的渤海王国,金源文化对中原文化的冲击,元、明对黑龙江的管理,以及满清一统中原,使黑龙江历史文化的外展交流冲击达到了古代历史的顶峰。不仅占领统一了全国扩大了疆域,而且把历史文化的特有性带到了中原,使原有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艺术等都染上黑龙江历史文化的色彩。一直到现在还有他清晰的痕迹。同时,黑龙江历史文化受到了周边民族文化的影响。从清中期以后,黑龙江历史文化受到外来文化冲击越来越大,呈现出土著文化与外来文化相互交融,逐渐形成的中原汉族历史文化与满族历史文化、欧亚大陆文化,包括俄罗斯、朝鲜、日本、蒙古文化相兼容的文化特色。
    四是黑龙江历史文化的自主创新性。黑龙江历史文化在发展过程中具有多元性和包容性,形成了自身的文化精髓,那就是自强不息,挑战创新。黑龙江的历史文化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主要是中原大量的移民涌入,“闯关东”的影响,这部分人把生存、竞争作为闯东北的主要选择。所以在恶劣自然社会面前,形成了自强自立的人文精神。为了创造更好的生活,黑龙江历史文化逐渐形成其核心的人文价值精神,在这片神奇荒凉的土地上创造辉煌的业绩,充分展示黑龙江的历史文化的风采。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为了进一步开发黑龙江,从关内山东等地大量地向黑龙江移民,几十万大军转业开赴荒蛮之地,垦荒种地,建立了军政农场,使黑龙江又出现了农垦文化。百万知青大军又给这块神奇的大地注入了一阵清风,留下了浓浓的知青文化,这几部分构成了黑龙江现有文化的主体,也是黑龙江自主创新文化主体。也就是这一多元文化构成的主体创造了“北大荒”精神、“大庆铁人”精神、“大兴安岭”精神等等,这是目前黑龙江历史文化所形成的核心价值理念。其内涵就是自强自立拓荒,为国争光的爱国主义精神,克服困难艰苦创业精神。这些精神内涵构成了黑龙江历史文化之魂,正是龙江大美之体现。
    黑龙江地域历史文化之美是龙江大美的内在反映和要求,因此,我们把这个地域中所展现的历史文化总结升华,使黑龙江历史文化更具独特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