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龙志网
 
 

谈史与志的几点不同

2012-07-24 15:59:05 阅读次数:

曲永光
 

    编写地方简史和修地方志,是当前两项重大的文化建设工程,就黑龙江省的情况而言,绝大部分市、地,要由地方志工作者来完成这个任务。修志人员编写地方简史是个优势,他们从长期的修志工作中,积累了大量的、翔实的历史资料,这是编写地方简史的雄厚基础。但也应看到,由于修志人员长期从事地方志工作,其思维惯性与表述定势,难免未脱地方志的窠臼。从所看到的已出版的和尚未出版的几部当代地方简史中,大量存在着有史无论、资料堆砌等等现象。为了不使当代地方简史成为地方志的翻版,重新提出并探讨史志的区别问题,很有必要。史与志的主要区别,归结起来,有如下几点:
  一、史与志的研究对象不同。历史的研究对象是人类的社会活动,当代地方简史记述的内容是一个地方或地区从解放到1995年这段历史的发展过程,记述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发展变化情况及演变过程。总结几十年来的成功与失误,为社会提供历史借鉴。它记述的是一个顺沿的历史过程,因此不能面面俱到,把这段历史的全部内容容纳其中。因此在内容选择上,只能选取那些推动或阻碍社会发展的重大史实,如重大历史事件、重要的建设成果、重要地方政策和决策的实施、重大政治运动、重要发明创造等等。它的记述范围的文字量远远小于地方志。地方志则“是记述一个地方(行政区域)的自然与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著述”。它的研究对象,不管是自然方面的还是社会的,无论是历史的还是现在的东西都包含在其中。在已出版的当代地方简史中,有一部当代地方简史,在绪论中详尽地叙述了该地的地理位置、地貌特征、土壤分布、气候类型、风带、霜期、作物生长期、降雨量、积温、自然灾害等情况和资源状况,把简史的序言写成自然地理志,这是不区分史与志研究对象的一种表现。出现以上问题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史与志的区别认识不清,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有些同志长期从事地方志工作,在思维方法和表述方法上还没有从修志转到编史上来。
  二、史与志的分期和分类方法不同。编纂史书,要先分期,后分类;修志则要先分类、后分期。以同是由张泰相主编的《黑龙江古代简史》和《黑龙江古代简志》为例,《黑龙江古代简史》设黑龙江早期人类,商周至隋代黑龙江、唐代渤海王国和黑龙江各族……鸦片战争前的黑龙江等九个章节,各章节下分设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等项内容。这是按时间顺序排定的篇目,篇目下的内容,是按照事物的性质、类型设置的。这种设置篇目的方法,是编年体史书先分期后分类的典型特征。《黑龙江古代简志》设置建置沿革、古代民族的分布与迁徒、农牧渔业、商业贸易、建筑、交通、军事与武器、宗教、气候等十五个章节,各章节下的内容是按照该事物发端、发展的时间顺序,记述其发展过程。从《黑龙江古代简志》的篇目和内容上看,它是按照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类项设置篇目,再按时间顺序,记述该类事物的发展过程。它是先分类,后分期,具有地方志的典型特征。史与志分期分类方法的不同,是由史与志各自的内在规定性所决定的。如果把《黑龙江古代简史》与《黑龙江古代简志》的篇目调换一下,恐怕就名不副实了。尽管有很多理论家赞同“志乃史裁”这一观点,但谁也不能提出解决史与志分期和分类不同这一问题的恰当方法。如果这一问题解决了,也就不存在史、志之分了。
   史与志的分期分类问题在编写当代地方简史时一般不会出现很大差错。但恰恰是这个问题,决定了史与志在记述方法和记述范围的不同,要理解史与志其他方面的不同,首先要提高对史与志分期分类不同这一问题的根本认识。
  三、史与志的体例结构不同。编年体史书一般由导言、篇章节目等内容组成。如《黑龙江古代简史》设序、导言、章、节几个部分。《中国革命史简编》设绪论、章、节、目、结束语、编后等几部分。志书一般以述志、记、传、图、表、录几年部分组成。从体例上看,史书按不同历史时期划分章节,按各时期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安排中心内容。而志书则把不同记叙方法记录的内容,组成一个有机整体。在章法结构上,史书以时系事,按时间顺序,把各时期推动社会发展或阻碍社会前进的历史事件溶入历史发展过程的叙述之中,从不同侧面反映历史的发展运动。如《中国革命史简编》从辛亥革命写起、直写到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这段历史包括新民主主义革命开端、第一次国共合作、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各阶段历史,概括了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开端到胜利的整个历史过程。而志书在章法上是横分门类、纵述史实。它先把自然和社会的各种事物按类划分,然后再按该类事物的发端发展按时间顺序依次叙述。如《齐齐哈尔市志》划分为政治、经济、文化等类项,经济类项中又划分为工业、农业、商业等类别。《齐齐哈尔市志?商业志》则把其内容划分为二十四业,然后分项记述每一业的发端、发展。以上史与志在体例结构上的区别,在已出版的某些当代地方简史中体现得并不明确。有部简史,共设六章,第一章为“巩固政权,开展经济建设”。第二章为“××的开发建设”。这两个题目是并列的关系,如志书的一个类目下辖的两个不同条目内容。这种设目方法,明显地流露出地方志设目方法的痕迹,违背了史书体例要求。
  四、史与志的叙述方法不同。编史要求史论结合,在真实地记述历史发展过程的同时,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对历史进行全面的考察,对历史发展的偶然性、多样性、特殊性及曲折和偏差等表明正确的认识,得出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结论。志书则要求“寓观点于叙述之中”以叙述为主,不需要议论。这是区别史与志的叙述方法的标志。现已出版的当代简史中,史论结合的问题解决得不够好,有史无论的现象很普遍。如有的简史记述“文化大革命”这段历史,在结尾时写到:“我们的国家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市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这样记述历史,有史无论,不能在历史中提炼出表明社会发展中某种规律性的东西,因而也就失去了为决策者提供借鉴的社会价值。因此,编写当代地方简史时,不能象写志书那样只对历史进行客观记述,而应该做到史论结合,可以夹叙夹议,也可以先叙后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