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纪委监委驻省委组织部纪检监察组
电话:0451-53600639  邮箱:j53600639@163.com

张光藻

2021-11-09 14:53:32阅读次数:


张光藻,字翰泉,安徽广德人。约生于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咸丰六年(1856年) 进士。同治二年(1863年)在直隶任县(河北任县)供职,办理防务。八年,署正定府知府。九年三月,任天津府知府。
  这时,在外国传教士横行无忌的天津,不断发生迷失幼孩之事,拐犯供说“系天主堂主 使”。民疑外国教堂所为,并传有剜眼剖心等事。五月二十三日(6月21日),天津地方官带拐犯前往法国天主教教堂对证,民众万人聚集教堂前,要求惩办凶犯。法国驻天津领事丰大业持枪行凶,向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开枪恫吓,并打死一名天津知县的随从。民众群情激愤, 殴毙丰大业,焚毁望海楼教堂及法国领事馆,打死外国传教士、商人共20人。由此引起了“天津教案”。
  事件发生之后,张光藻同情人民,对于供词涉及到教会之拐犯,主张“切实讯究”,而崇厚却“不许深究”,想要“含糊了事”,“坚意求和”,直隶总督曾国藩查办时,力言剜眼剖心之诬,民益愤。而英美法等七国列舰于天津、烟台港以示威。清廷又派直隶总督李鸿章与曾国藩办理此案。曾、李屈服于列强压力,主张严惩“凶手”,弹压士民以媚外。六月,清廷以“于津民聚众滋事不能设法防范”,事后“又未能将凶犯赶紧拿获”为借口,将张光藻革职拿问。九月,将民众正法15人,军徒21人(不久又正法5人,发配4人),并赔款50 万余两白银,遣祟厚出使法国道歉。而将张光藻“从重改发黑龙江效力赎罪”。
  十月,光藻在幕僚戴韵笙的陪伴下,抱病出塞。当时他有诗云:“忽焉股疮发,疾痛还颠连。脓血被茵褥,坐卧如针毡。”可见处境之艰窘。到戍所齐齐哈尔后,黑龙江将军德英对他优礼有加,彼此关系“颇甚相得”。此外,与同治七年十月遣戍来的布伦托海办事大臣李云麟及八年五月遣戍来的湖南衡州府秀才胡昌愈,关系甚密。按惯例,戍员到流放地,“效力有劳绩者”,不论何时均可保奏释归。而“未尝出力者”,每届满三年,“循例具奏请旨”。可是,光藻到戍所后,却发现黑龙江自咸丰以来,有关司员营私舞弊,并不按成案办理,致使有的戍员到配八九年,甚至十九年,还没有为之具奏请旨。于是他言之将军,请求“循旧办理”,得到德英的赞许。他又发现从云贵、两广发配来的“盗犯”有达30年尚未赦归者,“皆老病垂死”,认为实“非善政”,又言之将军,请求具奏赦回,也得到德英的允诺。由于他做了许多“于人有济,于心甚安”的善事,因此在致友人书中谈道:“窃喜龙江万里,尚不负此行也!”
  不久,张光藻看到西清《黑龙江外记》抄本,借阅之后,主为“是书所载,亦将来考证 之资也”。于是,“择其有关典制,足资谈柄者,编为七言绝句一百二十首”,“聊纪山川风土之大概”,这就是其组诗《龙江纪事七绝一百二十首》。
  同治十一年夏秋之交,张光藻被赦归。光绪六年,将两年来出塞所作诗歌,辑为《北戍 草》。独刊此诗集的用意,正如自序所言:“平时诗无一存,而此诗独刊而存之者,意有在也。津门之役,距今十年矣,偶一思及,尚有余痛。岂为一官之去就,一身之屈辱计哉。江河日下,大局如斯,忧忿孤忠,不能自己,留此一编,聊以质当世之知我者。”可见作者对时局之忧忿。他在谈及天津教案时还说:“是非曲直,藻不能辩,天下后世必有代为之辩者 。”
  张光藻卒年不详,约于光绪朝中期去世,享年70余岁。著有《北戍草》。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 |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04号 | 电话:0451-53621496 | 邮编:150001
技术支持:黑龙江志鉴传媒 | Copyright 2000-2014 zg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51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0822号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4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