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监察监督
电话:0451-88628276  邮箱:sjwzsbbjjz@163.com

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研究

2017-12-27 15:09:20 阅读次数: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犹太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张铁江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犹太问题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肖洪


  [摘要]在近代,哈尔滨曾是东亚地区犹太人最大的活动中心。犹太人在哈尔滨进行政治、经济和文化活动,对哈尔滨的经济繁荣和城市建设曾起过重要作用。目前在哈尔滨仍保存着一批犹太人历史文献、档案资料和建筑遗址及东亚最大的犹太墓地,原居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现散居于以色列等世界各国。保护和利用这一文化遗产,深入研究哈尔滨犹太人史和散居于世界各地的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的生活状况,有利于加强中国与以色列、中国与世界各国犹太人的文化交流与经贸合作,能够促进中国东部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发展。


  [关键词]哈尔滨;犹太人;犹太移民


  犹太民族是世界民族大家庭中最具特殊性的一个民族。她不仅创造了以《圣经》和《塔木德》为代表的灿烂辉煌的希伯来文化,还在逆境中造就了一大批具有世界影响的杰出人才,特别是在近现代金融、贸易和新闻领域的发展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为人类的发展和进步作出了卓越的贡献。生活在哈尔滨的犹太人也同散居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一样,不仅建立了设施完备、福利健全的犹太人社区,创建了一大批具有影响的的现代企业,还在金融、林业、矿业、交通运输业、商业贸易以及宗教政治和音乐文化等活动中涌现出一批杰出的优秀人才,他们作为犹太人在哈尔滨历史活动的典型代表,创造了在经济与贸易领域的业绩,也为哈尔滨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在黑龙江的历史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目前,在哈尔滨仍保存着一批犹太人历史文献、档案资料和建筑遗址及东亚最大的犹太墓地,原居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现散居于以色列等世界各国。保护和利用这一文化遗产,深入研究哈尔滨犹太人史和散居于世界各国的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的生活状况,有利于加强中国与以色列、中国与世界各国犹太人的文化交流与经贸合作,对于促进中国东部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犹太人迁入哈尔滨的历史背景及其流散海外的原因

  犹太人在近现代哈尔滨的发展历史上,从其出现至其退出大致经历了60多年的发展历程,其活动主体多数是俄籍流亡的犹太难民。此外,还有英国、美国、德国、法国、丹麦、意大利、乌克兰、立陶宛、波兰、捷克斯洛伐克、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以及前苏联等国籍的犹太人商人。这些犹太人伴随着沙俄的排犹政策来到哈尔滨定居,其后又在前苏联的反犹政策的驱赶下从哈尔滨流散于世界各国。这是一段难忘的历史,也是世界犹太人散居历史上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篇章。

  由于沙俄的反犹、排犹政策,大批居俄犹太人外迁,这是犹太人移居哈尔滨的内在原因[1]。沙俄的反犹、排犹政策由来已久。早在16世纪,沙俄在特别法中就规定,犹太商人或公民必须交纳双倍的税款。在沙皇1827年的敕令中规定,12~18岁的犹太青少年必须在义务兵营里服预备役,尔后再服25年的现役。1881年5月,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遇刺身亡,新政府的反犹政策更为突出。从这时起,俄国犹太人开始了大规模外迁。最大的一次迁徙发生在1881—1882年。直到19世纪末,居住在俄国的约占世界犹太人总数2/3的犹太人仍没有取得公民权。因此,俄国犹太人一直没有停止外迁,极渴望找到一个新的聚居地。同时,沙俄的东方扩张政策和中东铁路的修筑为俄国犹太人大量外迁及移居中国东北、特别是哈尔滨创造了条件。1896年6月3日,沙俄财政大臣维特与清政府李鸿章在莫斯科签订了《中俄密约》,使沙俄政府在中国东北取得了一系列特权,并为俄国犹太人迁徙哈尔滨创造了客观条件。另一方面,沙俄政府为了进一步控制中国东北,实现使中国东北变成“黄色俄罗斯”犹太亲友的财政大臣[2]。为此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包括:宗教信仰自由,无限制的商业经营权和进入没有限额的学校。自此之后,一批又一批犹太人抱着逃离俄国、渴望自由及对远东处女地的淘金热情,来到哈尔滨定居。哈尔滨便成为近代东亚犹太人聚居的中心。

  自1894年开始,第一个来哈尔滨的俄籍犹太人格利高里·鲍里索维奇·德里金成为哈尔滨最早的犹太移民[3]之后,犹太人移居哈尔滨的活动可分为沙俄统治时期(1898—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至“九一八”事变前时期(1917—1931年);日伪统治时期(1931—1945年);抗战胜利后到新中国初期(1945—1963年)等四个历史发展时期。这些犹太人有的是在甲午战争和中东铁路修筑后来到这里的淘金者,有的是在社会主义苏联建立后来到这里的苏联官方工作人员以及政治避难者,而更多的是在沙俄(前苏联)排犹政策的驱赶下来到这里的难民。在这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里,中国政府和人民以其博大的胸怀,包容和接纳了身处逆境的犹太人,犹太人也以独特的经商才能和超强的生存能力,在这白山黑水之间安居乐业,许多人还在这里发家致富。[4]尤其是第二世界大战期间遭受德国纳粹迫害而被迫流亡的部分犹太难民在中国得到了人道主义救助,躲过了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屠杀劫难。他们在哈尔滨还组织了各类社团,创办了企业和进出口贸易公司,积极开展犹太复国,回归祖国家园的活动,过着正常的世俗与宗教生活。

  1945年日本投降后,苏军进驻哈尔滨,取缔犹太人组织,把社区领袖亚伯拉罕·考夫曼、企业家索罗门·斯季德尔斯基等一批犹太人押解到苏联,关进集中营,哈尔滨犹太社区遭到毁灭性打击,犹太人纷纷离去。[5]1948年以色列国成立以后,一部分犹太人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以色列,另一部分犹太人辗转去了欧美、澳大利亚和前苏联。至此,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流散于以色列等世界各国。

  二、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主要家族的活动状况

  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主要家族现在多数定居在以色列,其次是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巴西、日本和俄罗斯等国家。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在以色列等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学术等领域里取得了骄人的成就,有的已跻身于世界名人之列,涌现出一批具有世界影响的政治家、企业家、音乐家和科学家,以色列几届政府中的一些部长就曾是哈尔滨犹太人后裔,这些犹太人一直对自己第二故乡的哈尔滨怀有深厚感情,在当今深化改革开放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应与散居于世界各国的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进行广泛联络,重视他们对“故乡”的渊源情感,使他们加深对中国改革开放的了解,利用其自身的实力和影响力来促进中国以及黑龙江省的对外文化交流与经贸合作,推动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发展。

  以色列前总理奥尔默特家族。埃胡德·奥尔默特(EhudOlmert,1945-?年)以色列国第十二任总理。1945年生于以色列北部的宾亚米纳地区,他是原居中国哈尔滨犹太人的后裔。其祖父约瑟夫·约瑟夫维奇·奥尔默特携妻子和儿子于1918年从俄罗斯的萨马拉移居黑龙江省的齐齐哈尔市,并一直生活在那里,去世后被安葬在哈尔滨犹太公墓。其父莫得凯·约瑟夫维奇·奥尔默特(MordechaiYosefovichOlmert,1911-2008年)于1927年考入哈尔滨的中俄工业学校(哈工大前身),在这里结识了未来的妻子,1933年迁居巴勒斯坦(以色列),是以色列老资格国会议员。埃胡德·奥尔默特兄弟四人,其兄欧慕然·奥尔默特(AmramOlmert,1936年—)曾任以色列驻华公使衔农业科技参赞,积极推动中以两国的农业发展。次兄埃米尔·奥尔默特(Irmiolmert)曾在以色列军方供职,少将军衔,退役后担任以色列篮球协会主席。四弟约西·奥尔默特(YossiOlmert)文科博士,曾任以色列政府新闻局局长,是中以建交的亲历者和推动者。[6]

  以色列以中友好协会主席考夫曼家族。特迪·考夫曼(TeddyKaufman,1924-2012年)是以色列原居中国犹太人协会主席,以色列-中国友好协会主席,《以色列原居中国犹太人协会会刊》总编辑,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第三代领导人。其父亚伯拉罕·考夫曼(AbrahamKaufman,1885-1971)是犹太社会活动家、哈尔滨犹太宗教公会的领袖、哈尔滨犹太复国主义和远东地区犹太复国主义组织最重要的领导人、哈尔滨许多犹太文化机构的领导者、哈尔滨地区著名的医生,也是近代哈尔滨犹太人最重要的政治领袖。[7]特迪·考夫曼于1924年出生于中国哈尔滨市,在哈尔滨生活工作了25年,对哈尔滨还有深厚的感情,是中以友好事业积极推动者,受到中以两国人民的爱戴。特迪·考夫曼先生于2012年7月17日在以色列逝世,享年88岁,身后没有子女,其夫人和亲属定居于以色列。

  以色列原居中国犹太人协会主席克雷恩家族。约西·克雷恩(YossiKlein,1938年-)是现任以色列原居中国犹太人协会主席,1938年7月出生于中国哈尔滨市,是克雷恩家族的代表人物。[8]约西的祖父亚伯拉罕·克雷恩作为哈尔滨克雷恩家族的长者早年在中国东北等地收购毛皮及牲畜,向西伯利亚铁路部门供应肉类及奶制品。其父谢苗·克雷恩(SemonKlein,1913-1974年)和叔父雅科夫·克雷恩于1931年从苏联伊尔库茨克辗转来到哈尔滨,成为哈尔滨犹太复国主义青年组织“贝塔”的重要领导者。约西·克雷恩的母亲奥莉加·克罗尔是哈尔滨另一重要犹太家族克罗尔家族。该家族于1905年从乌克兰来到哈尔滨,创办了啤酒、饮料等工业企业,是哈尔滨首批犹太移民家族。约西·克雷恩多年来致力于中以友好事业,同时也在搜集分散在世界各国七代后裔的信息,并在俄罗斯伊尔库茨克搜集到其祖父以及其他九名兄弟姐妹和后裔的情况,编写出300余名家族成员的家谱。[9]目前,约西·克雷恩有三个子女均在以色列工作,尼尔·克雷恩现在是以色列一家大型公司的主管,罗尼特·克雷恩从事保险工作,沙龙·克雷恩现在以色列拉马特甘市政部门工作。

  美国克里巴诺夫国际公司总裁克里巴诺夫家族。莉莉·克里巴诺夫·布莱克(LilyKlebanoffBlake,1938年)现任美国克里巴诺夫国际公司总裁,兼任美国远东犹太人协会主席。[10]莉莉于二战期间生于上海,是居住在上海的第三代人,也是哈尔滨犹太人后裔。其祖父克里巴诺夫家族、外祖父斯科罗霍德家族以及父母都是哈尔滨早期的定居者,分别从事毛皮生意,开办过丽拉乐器商店,是原居中国有名望的犹太人家族。莉莉本人在八岁时即移民美国,现居住在纽约。莉莉除了管理家族公司以外,还是医保融资专家,对纽约市数百万美元的贫困人口医保资金预算支出进行管理,还管理着美国最大的公立连锁医院的经济计划和资金预算支出工作。近二十年来,莉莉一直致力于国际新兴市场的咨询顾问工作,主要是那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咨询工作。她还是美国妇女金融协会理事会成员,前任该会主席,现对超过二十个主要金融机构的社团出资人进行管理,协助推进妇女在经营中的作用。莉莉·克里巴诺夫·布莱克对中国还有深厚的感情,多次回访哈尔滨,是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在美国的代表人物。

  英国勋爵斯季德尔斯基家族。罗伯特·斯季德尔斯基(RobertSkidelsky,1934年-)是《凯恩斯传》的作者,这部著作使他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传记作家之一”,享誉国际学术界,并被英国女王授予勋爵称号;同时作为英国社会民主党的创始成员,成为英国上议院中立派议员。罗伯特·斯季德尔斯基于1934年7月19日出生在中国哈尔滨的一个俄籍犹太富商家庭,婴儿时就被日本关东军拘押在日本一年。战后随父母移居英国,60多年后重新访问哈尔滨,是斯季德尔斯基家族第四代成员。罗伯特的曾祖父列文是斯季德尔斯基家族的长者,1845年出生于波兰,1891年应乌苏里铁路建设者之约,创办了斯季德尔斯基家族公司,开始了其家族在远东地区的创业生涯。罗伯特的祖父雅各布(1874年)作为长子拥有兄弟四人,二弟莫伊谢伊(1875年)、三弟所罗门(1878年)、四弟西蒙(1885年)。该家族是最早来到满洲的先驱者之一,是中东铁路的最主要的木材、燃料供应商,也是哈尔滨最杰出、最富有的犹太企业家族。[11]目前,斯季德尔斯基家族及其后裔遍布欧美和东北亚等世界各地,并多次往返中国讲学,赴哈尔滨犹太公墓祭奠逝去的亲人。

  德国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家斯特恩家族。[12]赫尔穆特·斯特恩(HellmutStern,1928-?年)曾任哈尔滨交响乐团乐手,以色列爱乐乐团小提琴手,德国柏林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演奏家、常务理事,世界著名的音乐家,斯特恩家族的代表人物。1933年,在斯特恩5岁时,希特勒登上了德国的政治舞台,对犹太人采取非人性手段进行迫害和屠杀,导致人类文明史上600万犹太生灵惨遭涂炭。1938年,赫尔穆特随父母在中国东北的哈尔滨等地度过了11年的避难生活,由一个翩翩少年逐渐成长为享誉世界的音乐家。2000年退休以后,赫尔穆特怀着强烈的国际主义精神,撰写了一部自传体回忆录,并在法兰克福书展上被列为畅销书,使得他们一家的避难故事在德国家喻户晓。斯特恩把中国视为第二故乡。中国改革开放后,他率先建议柏林爱乐乐团访问中国,回到了阔别30年的故乡哈尔滨,帮助开放了的中国做了大量工作。斯特恩一家在中国东北等地的传奇经历,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近3万犹太人在中国避难的一个缩影,谱写了一曲中犹友好合作的历史篇章。斯特恩家族及其后裔现散居于以色列、德国和美国。

  以上是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主要家族散居于世界各国的生活简况,由于论文篇幅关系,不能一一详细阐述。除此以外,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的家族还有原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科特阿家族,以色列著名企业家诺沃麦伊斯基家族、达列尔家族,以色列著名摄影师罗斯家族。现居以色列的德国犹太难民鲁滨逊家族,“贝塔”之子利别尔曼家族,犹太文化的耕耘者纳达尔家族,哈尔滨犹太复国主义的创始者格拉兹曼家族,电子技术专家布罗温斯基家族,原苏联犹太侨民的杰出代表沃罗布林斯基家族。现任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的波尔顿家族(别尔施泰因),现任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师的石慈曼家族,现定居在美国纽约的世达律师事务所的大律师夏皮罗家族,现居英国的哈尔滨出口贸易的创始者卡巴尔金家族,现居加拿大的哈尔滨著名粮食交易大王索斯金家族,现居法国的哈尔滨著名烟草企业家老巴夺家族,现居美国的哈尔滨著名制粉和制糖企业家卡甘家族,现居法国的哈尔滨马迭尔饭店老板开斯普家族,现居美国的哈尔滨著名糖业企业家齐克曼家族,现居以色列的哈尔滨犹太人社区的精神领袖吉谢列夫家族,现居澳大利亚著名房地产开发商特里古波夫家族,现居以色列的人文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塔德莫尔家族,现居澳大利亚的外交官穆斯塔芬家族等等。

  综上所述,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现散居于以色列等世界各国,就其主体而言属于阿什肯纳兹系统的犹太人,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等都是阿什肯纳兹犹太人的优秀代表。目前,阿什肯纳兹人已占全世界犹太人总数的80%,[13]是世界最重要的犹太人群体,他们是以色列国家的缔造者,控制了国家权力机构和重要的社会职务,在以色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里占据统治地位,具有强大的社会影响力。据统计,截止到2006年,美国的犹太人口达527万,其中大部分为阿什肯纳兹犹太人,美国成为继以色列之后世界上最大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聚居中心。一个多世纪过去了,散居于世界各地的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一直将哈尔滨等城市当作自己的再生之地和故乡。虽然他们的人数不多,但其影响已超越了国界,成为推动中犹两大民族之间传统友谊发展的重要力量。

  参考文献:

  [1][以色列]阿巴·埃班.犹太史[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251.

  [2][美]安德鲁·马洛泽莫夫.俄国的远东政策(1881—1904)[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7.57.

  [3]张铁江.第一个来哈尔滨的犹太人——发现格里高利·德里金的墓碑[N].黑龙江日报,1999-12-23.

  [4]黄定天.关于近代来华定居犹太人的几个基本问题[J].人口学刊,2006(5):44.

  [5]徐新,等.犹太百科全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

  [6][以]泽夫·苏赋特.中国以色列建交亲历记[M].高秋福,译.北京:新华出版社,2000:230.

  [7]张铁江.哈尔滨犹太人亚伯拉罕·考夫曼[N].黑龙江日报,1999-11-15.

  [8][以]TeddyKaufman.TheJewsofHarbinLiveoninMyHeart[M].TelAviv:TheAssociationofFormerJewishResidentsofChinainIsrael,2006:74.

  [9]韩天燕、程洪泽、肖洪.哈尔滨犹太家族史[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0:107.

  [10]曲伟,张铁江,等.哈尔滨犹太简明辞书[M].北京:社科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269.

  [11]张铁江.揭开哈尔滨犹太人历史之谜—哈尔滨犹太人社区考察研究[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153-161.

  [12][德]赫尔穆特·斯特恩.弦裂——柏林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家斯特恩回忆录[M].李士勋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

  [13]Wikpedia,thefreeencyclopdia:AshkenaziJews.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 |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04号 | 电话:0451-53621496 | 邮编:150001
技术支持:黑龙江志鉴传媒 | Copyright 2000-2014 zg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51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0822号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4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