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纪委监委驻省委组织部纪检监察组
电话:0451-53600639  邮箱:j53600639@163.com

呼兰厅劫狱

2017-06-19 15:51:54阅读次数:


    清朝咸丰、同治年间,清政府为了镇压太平天国起义,加重了对东北各族兵员的征调和税赋的增收,使东北各族人民陷于更加困苦的境地。而清军的南调又削弱了它在东北的军事镇压力量,从而给人民群众反抗封建统治,造成了便利与机会。因此发生了1860——1866年的东北农民起义。

  东北农民起义是先由热河、奉天开始的,后来影响到吉林,最后波及到黑龙江。黑龙江的农民起义主要活动在呼兰地区,由丛万金领导,陈起桂等人是这支起义队伍积极参与者。

  自咸丰末年解除封禁,允许关内流民入境领荒开垦种地,到1862年(同治元年)便在巴彦苏苏(今巴彦县)设立了呼兰厅,它是黑龙江地区最先开发和第一个设立民官的地方。呼兰厅隶属于呼兰城守尉,其辖区南到松花江,西到通肯河,北到小兴安岭,东北到松花江、黑龙江汇合处,包括汤旺河到都鲁河之间地区。由于当时吏治的腐败,地主豪绅鲸吞土地、旗人霸占好地的现象十分严重。对于从山东、河北和河南等地招垦来的农民得到的却都是“破皮黄”、山坡地、水冲地。这种地开垦困难,产量又低。这些农民在关里老家已经受灾,携儿带女,千里迢迢,勉强来到呼兰,但要他们耕种的是“兔子不拉屎”的地,而租赋照交不误。这对新来垦荒的农民真是雪上加霜。他们举目无亲,求助无门,对清政府的不满情绪越来越高。有的人找放垦的官员说理,有的到官府告状,有的因无钱交税与税局发生冲突,但都遭到了蛮横的申斥和逮捕。

  农民们实在走投无路了,陈起桂便找丛万金商议。丛万金三十来岁,高个,念过两年书,是种地的好手。他早来呼兰种地三年,曾和当地农民一齐向收税收捐人员和官府斗过多次,都取得胜利,在群众中威信很高。官府恨他入骨,曾派兵抓他,都被他躲过。陈起桂与丛万金商量后,秘密串连数十人,准备冬季抗交捐税。这件事为呼兰官府知道,以狩猎为名,派出马队,于1874年(同治十三年)冬,将参加串连的陈起桂、陈有、骆成才、骆成保、王岳等人在巴彦苏苏东北的黑山逮捕,关人在押已处斩、绞、流刑以及尚未定罪的53名“人犯”的呼兰厅监狱。

  陈起桂等人在狱中虽然经过各种严刑铐打,让他们交出同案犯丛万金,但他们大义凛然,毫无惧色,一句也不讲被串连人员。一次呼兰厅巡检在审讯陈起桂的时候,竟被他的无比愤怒和正义严辞的语言吓坏。陈起桂说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今时被抓,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不必再问!”巡检满头虚汗,手捂胸口,急忙退堂。陈起桂等人知道不久将要问斩,与其坐着等死,不如想想办法,逃脱出去,便密密地写了纸条传出监狱,转给丛万金。丛万金也在设想营救的办法,最后决定采取里应外合劫狱的方法,来营救狱中的难友。

  为了保证劫狱斗争的胜利,丛万金做了充分的准备。1874年(同治十三年)的腊月初,丛万金就和“狱犯”刘强的胞弟刘刚、陈起桂的大姨兄等3人打扮成卖柴的樵夫来到呼兰厅城,为了争取狱卒,他们给看管监狱的班头、有关狱卒和更夫分别送去飞龙、熊掌、野鸡、人参等山珍和土特产品,进行疏通。还请班头在酒馆喝酒,并找了与班头有亲戚关系的人作陪,对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使他同情狱中在押“狱犯”的遭遇。他们还争取了几名狱卒,帮助里应外合,配合劫狱活动。陈起桂等获得丛万金的消息后,人人喜上眉稍,暗中进行串联,为争取早日出狱做准备。

  在丛万金的部署下,于1875年(光绪元年)正月初,陈起桂、陈有、郭林、符潮武、高中显、杨才等跟狱友们结拜了“同心帮”。准备选择署呼兰厅同知苏楞额前往省城贺正,给上司拜年防御松弛的时候举行劫狱。正月十一日傍晚,由更夫孙某以预备柴禾为名,将一把大斧和几根钢锉从狱门的外面拿进了狱内,为在押的狱犯提供了越狱的武器。正月十四日清晨,狱役左振邦又以“拜年禧”为名,悄悄告诉陈起桂说:“官府太爷(指呼兰厅同知苏楞额)现在就要进省,时下当班衙役较少,又无许多器械,正是下手脱逃的好时机。”陈起桂点点头。左振邦又传达了丛万金的口信:“时候到了,今夜动手,在押各狱犯要做好越狱准备。”并约定了暗号,以狱里打架为令,开始行动。

  正月十四日天黑以后,狱门上完了锁,牢头胡添幅于狱中设了宝局,守卒及部分狱犯们团团坐在一起进行压宝。三更时分,两名“狱犯”故意以输赢有弊打了起来。这时在押各犯听到动静后一起行动,锉断手铐脚镣。陈起桂偕同陈有、符潮武、高中显、郭林、杨才等手持大斧,砸断监狱的锁头,并用木半子、大木棒等将反抗的禁卒孟千山打死。这时陈起桂、郑裁等已将窗户踹坏,大家都从窗口跳到院中。那边,丛万金已派人将看守监狱大门的狱卒打死,50多名“狱犯”像泄了闸的潮水一样逃出狱门,丛万金率领的20余名骑者和上百名手拿刀枪的接应者已在狱外迎接。见面后相互拥抱,悲喜交集,但来不及叙话,将受刑过重的伤者找人背起,一齐拥向呼兰厅衙门。

  四更许,来到呼兰厅衙署。陈起桂等将厅署的马匹、枪械和搜出的钱帖300多吊全部拿走。呼兰厅的差役企图阻拦,当即被打死两名,打伤10多名。巴彦苏苏武营协领富隆阿闻警后立即调兵,急速追捕。冲出监狱的“犯人”已在接应者保护下离开县城,直奔西南通往底达嘴子(老巴彦港)的沿江大道而去。

  在整个劫狱斗争中,除陈有一人牺牲外,其他47名“狱犯”全部逃出,大部分加入了丛万金起义队伍的行列。整个劫狱斗争获得了胜利。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 |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04号 | 电话:0451-53625702 | 邮编:150001
技术支持:黑龙江志鉴传媒 | Copyright 2000-2022 zg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51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0822号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4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