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纪委监委驻省委组织部纪检监察组
电话:0451-53600639  邮箱:j53600639@163.com

东明建立夫余国

2017-07-10 10:59:06阅读次数:


    在松嫩平原曾存在过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王国,叫索离王国。我们只知道它的主体民族索离(也作橐离)是当时黑龙江地区三大族系中岁貊族系中的一支(另两个族系是东胡和肃慎)。至于这个王国到底什么时候建立的,国家的领袖人物是谁,人民是怎么样生的,都因为没有文献记载,无法作出明确的回答。但是,在王充的《论衡•吉检篇》中载有一个关于这个王国的神奇的传说,却一直流传至今。
  据说有一次,索离王国的国王外出巡视,归来后发现他的一个侍女怀了孕,国王疑其不贞,要将她杀死。这个侍女却辩解说:“我没有不贞之事,只因为曾有像鸡蛋那么大的一团仙气从天而降,落到我身上,不久以后,我就怀了孕。这并不是我的过错呀?”国王听了,半信半疑,于是暂且将侍女囚禁起来。后来,这个侍女生了一个男孩。国王认为这是一个下贱的野种,不能留下,便命人将这孩子丢弃到猪圈里,想让猪把他咬死。但是,猪并不咬他,而且怕他冷,还用口气嘘他,这孩子在猪圈里活得好好的。国王得知,觉得很奇怪,又命人将这孩子丢弃到马栏里,想让马踩死他,不料马竟然不踩他,并且和猪一样,怕他冷,也用口气嘘他。国王大惊,认为这孩子很可能是天神下凡了,怕处死他会激怒天神,带来灾祸,只好将这孩子留了下来。于是,国王让这孩子的母亲把孩子抱回去抚养,母亲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作东明。
  东明渐渐长大了,出落成一个仪表堂堂的小伙子。这小伙子很聪明,也很勤奋,不论什么事都做得利利索索。国王见他长大了,就命他带领奴隶们一起去放牧马群,这显然给了东明一个练习骑射的好机会。每天,东明和伙伴们将马群赶到水草丰美的地方,让马群自己觅食,然后,东明就领着大家练习射箭。马上射、步下射、射固定目标、射移动“靶子”,不论寒暑,不避风雨,坚持不懈。他们还经常进行比赛,折一根柳木棍,插在几十步远的地方,大家轮流用弓箭瞄准射击,比赛结果。东明总是射的最准。到后来,东明的箭法已是百发百中了,天上飞鸟掠过,东明抬手一箭,往往是弦响鸟落。东明不但箭法高超,人品也很好,尊老爱幼,急危救难。很快,东明就以精明的箭法和豪爽的义气闻名于索离王国,并将一批人团结到了自己的周围。当时,国王昏庸残暴,民不聊生。于是,东明和亲信密议,准备积蓄力量,伺机夺取权力。不幸,消息走露,传到国王耳朵里。国王见势不妙,来了个先下手为强,密令武士们把东明杀掉。哪知这些武士早就对残暴的国王心怀不满,开从心底里拥护东明,于是他们在国王面前假意应承,出了王宫,立即飞奔到东明处报信。东明得报,马上将自己的亲信招集起来商议对策。大家一致认为现在还无力同国王抗衡,应该逃走才是上策。但是到哪里去呢?东明说:“我们到南方的夫余地方去吧,夫余在掩派水(松花江的古称)南,那里的居民也是岁貊人,语言习俗都和我们差不多,而且,那里还没有统一起来,各部落自有酋长,我们去了说不定可以干一番大事业。”大家赞成这个意见,于是上马南奔。国王得知东明跑了,急派骑兵追杀。东明等向南奔出不远,遇到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这条河就是掩派水。河水又深又宽,绝无徒涉的可能,而岸边又无船只。这时,追兵已遥遥在望,情况万分危急,怎么办?大家都焦急地望着东明。只见东明不慌不忙地张弓搭箭,向水中发了一箭,这是一枝具有神力的箭,它一进入水中,水中的鱼鳖便纷纷浮上水面,迅速搭成一座鱼鳖桥。东明见状,急忙率领大家从这座鱼鳖桥上安全渡过对岸。等到追兵到时,鱼鳖散去,只能望水兴叹了。
东明过河后,到了夫余地区。当地各部落的酋长和人民对东明的勇武和仁爱早有耳闻,听说东明在神灵的帮助下来到夫余,上上下下一致认为东明是天神派来的代表,于是就拥戴东明为夫余王。东明任夫余王以后,一步步地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国家制度,夫余国逐渐强大起来。关于夫余建国的具体时间不详,大约在春秋战国之际或战国末年,它的疆土中心在松辽平原,也包括掩派水以北的嫩江平原一带。
  如果说东明逃出的索离国的社会状况还比较模糊的话,那么,东明南逃后所建立的夫余王国的情况则是清楚的。这是管辖到黑龙江地区的第一个较发达的奴隶制国家,国王是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对一般人民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死后还要屠杀大批奴隶为其殉葬。但是,由于夫余王国从氏族时代走出时间还不太久,故还在一定程度上保留着氏族社会的遗风。由贵族会商决定国家大事,对王权是一个约束。如果发生水旱等自然灾害,则归咎于国王失德,贵,族们可以协议罢免,甚至杀掉国王。夫余王国建立有一套完整的政治和军事制度,以畜为官名,有马加、牛加、猪加、狗加、大使、大使者、使者等官职。诸“加”各管辖一方,相当于诸侯,在自己统治范围内有绝对的权威,所属人民都是他的奴仆。夫余国也有一套上下尊卑的等级制度,其礼仪与中原地区大体一致。夫余国的法律相当严酷,杀人者不但自身要被处死刑,家属还要沦为奴隶。搞不正当男女关系者,男女都要被处以死刑。偷盗者要偿还相当于他所盗财物的十二倍财物。重刑犯罪者先囚人监狱,直到腊月举行祭天大会时再作出决断。夫余实行军政合一的制度,平时,家家都备有弓箭、刀矛等兵器,遇有战事,诸“加”各统率属民战斗,奴隶;们送粮以供军需。出征前,一定要杀牛观蹄以卜凶吉,蹄散为凶,合拢为吉。但夫余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不大对外扩张,所进行的战争多为自卫。在经济方面,夫余的农业和畜牧业都很发达,种植五谷,饲养牛、马、猪、狗等,他们养的马还以品种优良而闻名四方。夫余已有了制革、纺织、金银器制做、兵器制造、冷藏、制陶与建筑等行业。夫余人还是一个乐观开朗的民族,不论男女老少都喜欢唱歌。史书记载,夫余国道路上的行人,不论白天黑夜,歌声不绝。
  夫余很早就同中原地区有了往来。汉代,夫余臣属汉朝,归玄菟郡节制。其王所用印玺即由汉廷颁发。汉顺帝永和元年(136年),夫余王曾亲到长安朝见顺帝,汉廷还安排了“黄门鼓吹”、“角抵戏”等文体节目隆重接待。三国时,夫余隶属曹魏。西晋时,夫余归护东夷校尉节制和保护。夫余对中原朝廷,还是恪守藩礼的。
  由于国土资源丰富,生活安定日久,武备不修,因而在四世纪以后,夫余在鲜卑、勿吉和高句丽的打击下,逐渐衰落下去,于公兀494年被勿吉灭亡。夫余王南去向高句丽投降。
  夫余国是黑龙江地区建立最早的一个地方民族政权。夫余国被灭亡以后;其民族逐渐被勿吉及西部的鲜卑和南部高句丽融合,至今东北的大地上已找不到夫余人的痕迹了。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 |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04号 | 电话:0451-53625702 | 邮编:150001
技术支持:黑龙江志鉴传媒 | Copyright 2000-2022 zg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51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0822号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4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