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纪委监委驻省委组织部纪检监察组
电话:0451-53600639  邮箱:j53600639@163.com

金剑啸与新报画刊社:我犯啥罪了叫我死?

2017-10-08 09:00:50阅读次数:


  1933年12月,李笑梅接办《大北新报画刊》,继续以往的办刊宗旨———突出“艺术和女人”。1934年11月下旬,中共地下党员金剑啸通过朋友介绍,应聘画刊的编辑工作。
  《大北新报画刊》是日本浪人山本创办的中文版《大北新报》的附属刊物,刊发的文字和图片内容不受特务机关审查。该刊创刊于1933年5月28日,地址在道里区中国四道街,后又迁至中国七道街、炮队街和道外《午报》后院。大北新报社成立于1922年10月1日。
  就如何办好画刊,金剑啸有自己的理念。1934年12月17日,他在发表的《致辞》一文中称:“画刊”不仅是艺术的,而更是社会的。但是一个画刊,仅注意到画和艺术,终究是尽了一部分的使命……
  他的主张,得到画刊社的认可。他便以诗、文和漫画、照片等形式,含蓄地揭露、讽刺日伪统治者,同时以介绍世界名人、世界名画为名,宣传革命思想。如曾在《大北新报画刊》刊登斯大林的照片,文字说明称:“世界名人之一苏维埃俄罗斯之斯大林氏”。还在1935年3月出版的《大北新报画刊》二版左上方和三版右上方,各刊一幅木刻画,作者皆为“俄名艺术家叶赤斯托夫”:一幅是“攻打冬宫”,另一幅是“列宁在讲演”。在1935年第十九期上,发表了他写的短文《谣》,文章用隐晦的手法,通过描写一个孩子对居民说,马路旁边积满水的沟里有鱼,这些居民便信以为真,都去钓鱼,结果什么也没钓着,以此讽刺和揭露日伪当局炮制的“大东亚共荣圈”和“王道乐土”的谎言,警示人们不要上当。这些作品,洋洋大观,别开生面,新颖独特,深受哈尔滨青年学生和广大读者的喜爱,同时,也赢得社长李笑梅的关注。
  金剑啸的革命活动很快引起报社日本人的猜疑,1935年4月间,他被辞退了。此后,金剑啸便去齐齐哈尔创办《黑龙江民报》。因引起敌人的注意,1936年1月下旬,他又返回了哈尔滨。
  此时的李笑梅已离开了大北新报画刊社,由孙惠菊主持画刊社的工作。此间,由于此人不大懂行,又没有一个很内行的主编帮助,《大北新报画刊》处于停刊状态。金剑啸决定重返《大北新报画刊》,占领这块宣传阵地。
  接办画刊,首先遇到的是经费问题。金剑啸找到了口琴社的几位朋友帮忙,凑了二百多元钱。为防止日伪当局的审查和迫害,他买通孙惠菊,每月给他30元生活费,把主编权租了过来。而应付日本社长和外界,仍由孙惠菊出面,主编则由剑啸担任。
  1936年4月20日,新的《大北新报画刊》出版了,刊期改为5日刊,版面改为16开,内容也进行了调整:第1页不再刊载广告,报头安排些艺术作品或摄影照片,增加国际时事评述、新闻、劳动人民痛苦生活的报道。中共党员姜椿芳、侯小古、金人、任震英等参与采编。
  《大北新报画刊》即以诗、文、照片、漫画等各种作品,向日伪统治者开火。1936年4月25日《大北新报画刊》的封面上,刊发了一幅意大利雕刻家创作的浮雕照片,标题为《劳工之受害者》,画面上3名劳工悲愤地抬着一名被折磨而死的劳工尸体,暗示在日伪统治下,中国劳工的悲惨境遇。画刊还以大量的篇幅和醒目的标题,登载姜椿芳撰写的国际形势评论,如《危急万分的阿国》、《世界局势的新分野》等等。这些文章表面上是斥责墨索里尼,实际是痛斥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的侵略行径。金剑啸创作了一幅嘲笑蒋介石“围剿”工农红军遭到失败的漫画,发表在画刊上。画中把红军比喻成猛虎,把蒋介石比喻成无能的猎人,不但打不了虎,反被猛虎吃掉,歌颂了红军的英勇善战。1936年6月9日晚,金剑啸编好第三天出版的《大北新报画刊》时,突然接到高尔基病重的消息,他立即把已编好的稿件撤下几篇,用醒目的标题登载了“高尔基突然病危”的消息:“4日莫斯科电,赤色文坛耆宿高尔基,患流行性感冒,迫至五日夜,急性肺炎并发,心脏亦呈衰弱,氏已达70岁高龄,恐难再起云。”并配发了高尔基的相片。
  6月10日的《大北新报画刊》受到广大爱国读者的重视,也引起敌人的注意,社长山本追问高尔基是什么人,被孙惠菊搪塞过去。但山本很快弄清了高尔基的真实情况,大发雷霆,怀疑编辑部被共产党掌管,立即报告了日本驻哈尔滨领事馆。
  6月13日下午,天上飘着细雨,道里商市街43号的编辑部和往日一样,十二三平方米的屋子里,除姜椿芳、侯小古、任震英不在屋里外,其他编辑人员正和两位来办广告业务及要求订报的顾客商谈着。金剑啸正伏案创作《差不多先生传》的漫画。就在这时,突然一辆红色的汽车在《大北新报画刊》门口停下,随即从车上跳下来3名手持左轮枪的日本驻哈总领事馆便衣特务,其中一个站在门口,监视屋里的动静,另两个人杀气腾腾地闯进编辑部,逮捕了金剑啸等编采人员及来登广告、订画刊的人。姜椿芳也在去画刊的路上被捕。在狱中,金剑啸受到各种残酷折磨,但始终坚贞不屈。
  1936年8月14日上午,敌人打开牢门将金剑啸传了出来。他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瞪着伪军法官厉声怒斥道:“你们这些汉奸走狗,我犯什么罪了,叫我死?你们投敌卖国,才是罪大恶极,中国人民早晚有一天要审判你们!”敌人把他押到齐齐哈尔北门外刑场上枪杀,当时他只有26岁。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 |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04号 | 电话:0451-53625702 | 邮编:150001
技术支持:黑龙江志鉴传媒 | Copyright 2000-2022 zg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51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0822号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4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