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纪委监委驻省委组织部纪检监察组
电话:0451-53600639  邮箱:j53600639@163.com

饮水节的来历:唱“乌钦”歌跳罕拜舞

2017-10-08 09:09:08阅读次数:


  每逢五月节这天,人们像赶会似的,从四面八方骑着快马,坐着勒勒车来到这里。男公女妇,老老少少,白天围着泉子喝水。到了晚上,拢起一堆堆篝火,吃着手把肉,喝着药泉水,唱着“乌钦”歌,跳着罕拜舞。一连三天三宿,可热闹的没边啦。打那以后,来喝药泉水的人就不断流儿。临走往泉子边上扔块石头。
  人们咋知道这泉子能治病,又非得五月初五以后来不可呢?听老辈子到岁数的人说——
  那还是很久以前呢,这块儿住的都是达斡尔族。屯子里有娘俩,儿子嘎拉桑是个白音(猎手)。老太太年轻守寡,靠自个儿给大粮户缝缝补绽,洗洗涮涮,奴打奴做,冷一口、热一口,饥一顿、饱一顿的,落下个心口疼的病根儿。现在儿子长大了,能打野牲口养活老妈了,这病也做成了。嘎拉桑是个挺能干的小伙子,射箭百发百中,回回上山回来不空手。卖的钱都给他妈吃药了,到了归齐还是不管事儿,一疼起来手捂着心口,可炕翻翻乱滚,爹一声、妈一声地叫唤。嘎拉桑在旁边干着急,治不了也替不了。他起誓发愿,非把妈的心口疼治好了不可。可是先生请到了,偏方淘登遍了,药架子吃倒了,还是不见好。眼瞅着老太大饭量一天比一天小,人一天比一天瘦。嘎拉桑的心像刀扎似的那么难受。
  这天,正是五月初五,嘎拉桑从山里打野牲口回来。刚一出桦树林子,就看前边不远,有两头小鹿崽子领着一头精瘦的母鹿,顺着一条蜿蜒小道往前走。他撂下肩上的猎物,摘下弓,一摸箭囊,你说寸不寸?一根箭也没有了。他叹了口气,挎好弓,背起自己打的野牲口,想转身回家。忽然,来了股子好奇劲儿:看样子母鹿病病恹恹的,两只小鹿领它干啥去呢?听老辈子人说,鹿能找着还阳草。我得跟着看看,真有还阳草好拿回去给我妈吃,病准能好。想到这儿,他悄手蹑脚地在后边跟着。
  三头梅花鹿来到一座小山下的石龙上。那儿有个泉眼,从里面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水。母鹿和小鹿站在泉子边上,低头喝了半天,就看那头母鹿立可量儿地精神不少。就看她在泉边趴了一会儿就溜达到草地上吃草去了。他到泉子跟前儿,看看泉子跟一般泉水一样不大起眼儿,没啥特殊的,真是大失所望。转念一想,鹿这玩艺儿在寿星老儿跟前儿待过,必定有点道行。说不定这泉水喝了能长生不老呢。捧起一捧水,搁舌头一舔,瓦凉儿,吧哒吧哒嘴,辣“蒿”儿似的。那泉水浮流浮流的,他趴下喝个够儿,冰凉、煞口。喝到肚子里挺得劲儿。不一会儿肚子里像有气儿串的似的,直打饱嗝儿。觉着有点饿,打开桦皮筒,吃着酸奶子拌稷子米饭,就觉着今天的饭吃得格外香甜。每天一筒饭吃不了,今儿个造得甜嘴麻舌。吃完饭,他撅着屁股喝一肚子水,想歇一会儿好往家走。也是太乏了,一下子睡过去了。也不知睡了多大工夫,把他饿醒了。睁开眼睛一看,满天星星,柳枝儿上斜挂着月牙儿。又饿又冷,就划拉点树枝子点着。拢一堆火,架上野牲口烤着吃,渴了就喝泉水。
  虽然折腾一宿没睡觉,他可挺乐和。你想,喝这水能消化食儿,不跟他妈的病正对症吗?乐得他一个高儿蹿起来,就往家跑。脚底下一绊,呱叽造个爬虎儿。爬起来低头一瞅,是块三圆四不扁的黑石头,他真想一脚踢它旁边拉去。一打沉儿,抱起来放到泉边,做个记号。打一桦皮桶泉水,背起吃剩的野牲口回到家里。
  他一宿没回家可不要紧,可把他妈急坏了。整整一宿,连眼皮都没眨。天亮了,强从炕上爬起来,刚想请左邻右舍帮她去找儿子。嘎拉桑一头撞进来。兴冲冲地说:“妈,这回你的病可该好了。”老太太嗔怪他回来晚了,说:“好啥好?晚上都不着家,再有这么几回,妈就得熬死。”他二话没说,找来个碗,给他妈从桦皮筒里倒了浮浮流流一碗水,双手捧到她跟前儿说:“妈,你快喝,喝了你的病就好了。”老太太听了他这没头没脑儿的话,忙问是咋回事?他就把昨天遇着的事儿,从头说了一遍。老太太也挺乐,当时就把这筒水喝了。果不其然,打顿饱嗝就觉着肚子有点发空。嘎拉桑急忙给老太太端来熬好的牛奶,现煮的刀削面。老太太今儿个还真没少造,嘎拉桑乐得只顾咧着大嘴笑。从打这以后,嘎拉桑不管多忙,也得上泉子给妈打三遍水喝。老太太也能吃饭了,体格也壮实了。大伙儿都说这是天赐的神水。从这以后,神水能治病的信儿就传开了。不少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喝泉水治病。这消息传到了大粮户王百垧的耳朵里。他一听泉水能治病,乐得大嘴咧到了耳朵丫子,忙叫过管事的孙坏水,吩咐他:“你快去,多带几个伙计劳金,把那帮穷花拉子给我撵走。那治病的神水,是天老爷赐给我的。谁要喝水,都给我掏钱!”
  管事的孙坏水带着十几个伙计劳金,来到药泉边上,把喝药水的人都撵走了,霸占了泉子。谁也不许平白无故来喝水,喝水得交钱。嘎拉桑眼瞅着自个儿发现的神泉,让王百垧给霸去了。喝水还得交钱,多窝心哪!老太太也说:“认可不喝,也不花那昧心钱。”可是病不给他做主,泉水一停,老病复发,又落炕了。嘎拉桑赌气找王百垧去讲理,让王百垧吊马棚里好悬没打死。有个好心的丫环看他可怜,半夜前儿偷着把他放了。爬回家来病厂好几天。老太太着急上火,心口疼病更大发了。嘎拉桑和乡亲们咽不下这口窝囊气,就联名上衙门把王百垧告了。大老爷沈德清接了状子一看,打发班头把王百垧抓来一问,果然有神泉这一说,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当堂打他一百屁股板子,神泉没收归公。泉子边儿上换上了衙役看守着,谁喝水得掏花销。大伙儿一看,走个孙悟空来个猴,还不如以前了。常言说,“好男不跟女斗,好汉不跟官斗。”官家嘴大,百姓嘴小,官家说啥是啥,谁敢打驳回儿,可是王百垧让沈大老爷给撅了钱串子,总有点儿不死心,踅踅摸摸想报这个仇。正好,有一天沈大老爷带着官娘子来喝药水。王百垧领着管事的和长工短月赶到了。兵对兵,将对将,打得可热闹了。王百垧薅住沈大老爷的胡子,沈大老爷抓住了王百垧的辫子,撕袍掳带,支支巴巴,一块堆儿掉进了泉子里,就看从泉眼里冒出一股青气,当时水就干了。他俩手下的人,见主子都死了,也不打了,一哄而散。
  嘎拉桑一看泉水没了,妈妈心口疼的病一天比一天厉害,急得火冒钻天,坐不安站不稳的,连觉都睡不实着。老太太怕把儿子熬糟个好歹儿的,就糊弄他说:“孩子,你不会上五大连池边上去溜达溜达,要碰着秃尾巴老李,你问问他,准有办法。”她寻思把他支出去散散心,省着看自个儿遭罪心里不好受。谁知她这句话真给他提了清盆儿。一想,对呀,秃尾巴老李和穷人一个心眼儿,求求他准能行。
  嘎拉桑来到腰池子边儿上,冲着池子喊了三声老李大哥。就听哗啦一声,池水往两边一分,中间出来一趟溜光大道,直通水晶宫。他顺着大道往前走,一边走,身后的池水就往一块儿合。来到水晶宫门口儿,秃尾巴老李正在门前接他呢。两人一前一后进屋坐下,他说明来意。老李沉吟半天,说:“这事儿,就得看你能不能付出辛苦去。”他忙说:“能!能!只要能治好我妈的病,啥苦我都能吃。”秃尾巴老李说:“这么的吧,你每天挑池子水往泉子里灌,我再让我小儿子独角龙从下边往上拱,准能差不多。”嘎拉桑说:“好,咱们一言为定,我这就回去挑水。”
  他辞别了秃尾巴老李回到家里,就成宿隔夜地挑水往泉眼里灌。乡亲们问明白了,也都来帮忙。乍一开始,灌出来的是臭烘烘的污泥。男女老少,大小孩伢,肩挑人抬,缕缕行行,往里灌清水,往出淌污泥,污泥淌完了淌黑泥,黑泥淌净了淌黄泥,就是不出泉水。大伙儿一合计,这得挑哪百年去?有这工夫,还不如把五大连池水引过来冲呢,多咱冲净了多咱算呗。都说这招儿不错,乡亲们又开始凿石开河。乡亲们没黑夜没白天地干,足干了九九八十一天,总算把河挖通了。池水淌过来,冲洗着泉眼,冲完又流走了。又冲了七七四十九天,泉眼冲干净了。五月初五这天,天不亮嘎拉桑就来看泉子,也不知谁淘气,整个棒子楔泉子里了。他上去使劲一拔没拔动,就把乡亲们都叫起来,拴上梢子绳,叫着号:一!二!!三!!!可了不得了,就听轰隆一声,梢子绳齐个呀的像刀切的似的折了,大伙儿不是闹个腚蹾儿,就是弄个仰巴脚子。,抬头一看独角龙从泉子里飞出来了。原来,乡亲们在地上挑水挖河,独角龙就在地下钻,谁知王百垧和沈德清两个人的毒性太大,快到地面说啥也钻不出来了,要不叫乡亲们帮他一把,说不定就得憋死里头。独角龙看泉水通了,就给河水改了道,让它从泉边淌过去,完了,就回五大连池给秃尾巴老李报信儿去了。
  今天,是泉水第二次复生,又正好赶上是嘎拉桑头回找着泉子那天。大伙儿为了纪念这个日子,就把这天定为药泉饮水节。头好几天,各族人们就从很远的地方赶来,他们喝水、唱歌、跳舞,像赶会那么热闹。临走每人在泉边扔下一块石头。当年,嘎拉桑扔石头是怕回头找不着,做记号。后来渐渐地,也不知是谁改成是“扔病”,一直流传到现在。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 |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04号 | 电话:0451-53621496 | 邮编:150001
技术支持:黑龙江志鉴传媒 | Copyright 2000-2014 zg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51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0822号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4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