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纪委监委驻省委组织部纪检监察组
电话:0451-53600639  邮箱:j53600639@163.com

哈尔滨冰灯的传说

2021-05-10 13:59:47阅读次数:


早先年,住在松花江边的不少人家,在除夕之夜或者元宵佳节,都愿在自个儿门前点冰灯。那冰的灯罩象一块玉抠出来似的,锃明瓦亮,中间再放上油灯或蜡烛,点着了后直晃眼睛。 

说起点冰灯的习惯,这里还有段故事——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松花江边上有个屯子,里头住了男女老少几百号满族人。他们打鱼种地,吃不愁,穿也不愁。没成想有一年不知从哪飞来一只九头鸟,这怪物一扇翅膀就刮风,那风刮得天昏地暗,砂飞石走,江水出槽,几搂粗的大树连根拔起。乘这机会,它把人啦、牲口啦,摄进洞去,留着慢慢吃掉,弄得屯里人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屯子有个叫巴图鲁的年轻人,对九头鸟恨得牙根直。一天,他带上剑,约了几个小伙子去除妖。可是,这伙人没等找着洞口,九头鸟就知道了,它猛劲拍打两翅,扇起妖风,把小伙郭们滴溜溜吸进洞去。巴图鲁有些本事,起风时幸好抓住了一根藤条,被藤条带出去老远,没有落入魔窟。 

这藤条是条雌蟒。雌蟒的妈妈、姐姐都叫九头鸟吃了,它今天救了巴图鲁,还向他传授治服九头鸟的办法。它说:“九头鸟转圈的八个头只能吃食,不能看物,不打紧;只有当中的那个大脑袋有眼睛,那眼睛黑灯瞎火也能看清方圆几里内的东西,歇虎着呢。但有一宗,最怕亮光,有了亮光,就没咒念了。” 

“上哪找亮光去呢?”巴图鲁着急地问。  

“上星星山,山上有天落石,你爬上去取回两颗,用一百个人的血温红,比什么都亮。”雌蟒还说,“我再变成藤条,你带在身边,就不愁进不去妖洞。”说完,真的变成了藤条。 

巴图鲁把藤条缠在腰间,大步流星去找天落石。他起早贪晚,忍饥挨饿,走啊爬啊,总算到了星星山下。唉呀,那山立陡石崖,白云缠绕,怎么上啊?  “拣根白鹰翎就能上山!”藤条说。 

按藤条的主意,巴图鲁当真飘飘悠悠上了山。山上乱石成堆,天高风急。巴图鲁四处寻觅天落石。突然,西北天边有两个带火光的东西飕飕地落到山上。啊,是天落石。巴图鲁拣起这块热乎乎的宝贝疙瘩,揣进贴身的怀里,就兴冲冲地往山下爬。 

巴图鲁爬下山,历尽千难万险,终于找到了九头鸟的洞穴。 

洞口用石头堵着,缝隙很小,不是九头鸟往里摄人,谁也进不去。巴图鲁拿下腰间的藤条,藤条便将石头钻了一个洞。巴图鲁挺顺当地爬进去了。 

洞里黑古隆冬,伸手不见五指。巴图鲁边摸边爬,边爬边摸,摸到了一些人,是九头鸟摄进洞留着吃的。巴图鲁把天落石掏出来,让那些人轮着用手捂。他们一传俩,俩传仨……天落石由热变红,由红变亮,传到一百人已光芒四射,把妖洞照得雪亮。 

九头鸟正咯崩咯崩嚼人骨头,猛见亮光,大吃一惊,想要看看亮光来自何处,却又睁不开眼睛,急得嘎嘎怪叫。说时迟,那时快,巴图列一手举宝石,一手握宝剑,已窜到九头鸟近前,手起剑落,砍中了它的中间脖子,虽然还差一点筋肉没砍断,脑袋没有掉下来,但已经搭拉地了。巴图鲁又刷刷刷几剑,把那八个脑袋统统砍掉了。九头鸟扑通一声跌倒了。 

巴图鲁长出一口气,转身想和众乡亲出洞回屯,没想到九头鸟没断气,它趔趔趄趄站起来,从脖腔里忽地喷出污血,污血不偏不正,都射到了巴图鲁身上。乘这功夫,九头鸟扑扑楞楞,连飞带走,撞开洞口石头,跑了。 

九头鸟的血,黑乎乎,粘稠稠,又腥又臭,人和牲口溅上这血,眨眼就烂。乡亲们得救了。勇敢的巴图鲁却活活给烂死了。 

打那以后,松花江边的这个屯子又太平了。可有一宗,逢过大年或正月十五,九头鸟在天擦黑以后还悄悄出来往院子里滴污血,谁不留神踩上就没好。 

上年纪的人想到了巴图鲁降服九头鸟的招儿,可是没有雌蟒的帮助,上不去星星山,找不着天落石,于是,就在门前点上灯笼吓唬九头鸟。 

灯笼的纸罩不结实,风大时还会被里边的灯火烧着,有人就开始把水放到桶里冻成空心的冰罩,将灯或蜡放在中间,罩不化,灯不灭。 

冰灯明光光,亮堂堂,很象巴图鲁千辛万苦找来的天落石。看了它,九头鸟躲得远远的;看了它,人们就想起了救命恩人巴图鲁。 

为了驱邪消灾,为了纪念恩人,这个屯的多数人家过年都点起了冰灯。一来二去,冰灯又传到别的屯,传到城里……


版权所有: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 |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04号 | 电话:0451-53621496 | 邮编:150001
技术支持:黑龙江志鉴传媒 | Copyright 2000-2014 zglz.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51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0822号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454号